告别了日本排坛一姐木村沙织,是时候聊聊退役运动员如何谋生计了……

发布时间 2017-04-01 14:50:48

       对于东亚国家们来说,每年的三月是全年唯一三大球联赛同时进行的月份。足球联赛刚开季,篮球排球进入季后赛阶段。上周末在日本女排联赛中,东丽女排在不敌NEC女排后,彻底宣布告别赛季征程,这也就意味着一代日本女排明星木村纱织正式告别排坛。木村纱织这个名字对于最近十几年来关注排坛的球迷来说绝对不陌生,作为日本女排的国宝级主攻手因其出色的扣球实力和美貌的外表吸引了大量支持者。她率领的日本女排在2010年世锦赛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两次站上领奖台,创造了近年来日本女排的最佳成绩。

       2016年10月11日,木村纱织宣布将在当赛季结束后退役。去年的最后一天,她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宣布已经登记结婚,但并没有透露结婚对象的身份。木村唯一透露的就是,她将在退役后彻底告别排球,成为一名全职的家庭主妇。尽管排球的本土联赛职业化在中国和日本都已经推行了十多年,但是排球运动员的收入和生存问题仍然没有被很好的解决。除了在联赛最顶尖的少数几支球队的主力之外,大部分排球运动员们仍然面临着极为残酷的现实。中国联赛中超过一半的排球职业运动员收入和训练津贴仅能维持基本生活,日本V联赛中的很多运动员甚至都是在球队赞助企业的公司社员,每天需要早上准点上班,下午才进行排球训练。即使是球队主力的收入每个月也只有达到日本社会白领阶层的平均水平20万-40万日元(约1-2万人民币)。不过,对于木村纱织这样的顶级球星来说,状况却好得多——她多次入围日本收入最高的女运动员前十强,超过了另一位在中国人气十足的乒乓球名将福原爱。

       拍摄专属形象广告,出写真集,发行影像书籍,在社交媒体上拥有千万级粉丝。如果抛开排球运动员的身份,木村纱织简直就是一位偶像明星。她为京阪电铁拍摄的广告张贴在大街小巷,去土耳其打球后成为了土耳其航空在日本的代言人。在最巅峰时期出现在木村前往土耳其打球的2013年,她的主业年收入就超过1亿日元(约合515万人民币),是当时女排界收入前三的女运动员。相比之下,如今正在土耳其打球的朱婷的尽管年收入高达110万欧元(约合800万人民币),但也只是排在全球女排运动员年收入的前三位。

       身材劲爆,长相甜美,再加上一对大长腿,木村纱织的个人形象在运动员中简直是完美,这也让她自从2004年踏入排球赛场后一直成为很多人的梦中情人。参加了四届奥运会后,木村的球技水准的提高也让她渐渐成长为日本女排的领军人物。考虑到女排这项运动在日本国内的影响力,木村的退役一度引发日本国内的热议,而她嫁做人妻后的淡出也颇有些出人意外。

       对于大部分运动员来说,排球并不是一项能带来稳定收入的运动。无论对于男排还是女排运动员,如果不能进入国家队成为各大俱乐部的主力,那么他的职业生涯通常很难单靠排球来维持继续。等到退役之后,排球运动员的个人出路又相对较窄,往往被迫重新择业。长期缺乏立足社会的保障,更是阻止了更多的家长未来把孩子送去练排球。

       作为曾经的日本女运动员中的收入最高者,木村纱织显然并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但偶像级明星的出现却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职业排球联赛的现状。收入早已过亿的木村纱织在退役后可以轻易选择成为一名家庭主妇,也许她的队友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职业运动员这个称呼意味着可以有机会赚到很多钱,甚至还是天文数字,但事实上并不全是这样的。刚刚告别职业篮球场的科比-布莱恩特早在退役前就开始着手建立他的商业帝国,他的前辈迈克尔-乔丹在退役后的十年内赚到超过9000万美元,但也有奥运冠军级别的运动员在退役没多久就宣告破产,甚至沦落到依靠拍卖奥运金牌维持生计。

       1971年,国际奥委会将“只允许业余运动员才能参加奥运”的条款移除规程,这意味着自此之后的奥运会参赛运动员可以接受赞助,国家奖金,体育组织甚至是私人企业的馈赠。但这一条款并没有在全球的国家中马上实施。直到1978年后,美国奥运会才允许没有收入的业余运动员之外的职业运动员参赛。终于到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才真正实现了每个奥运项目都允许职业运动员参赛。自此之后,运动员们就开始和赞助商们紧密结合,这也让他们在职业生涯中的收入水准得到大幅度提高。

       但即便如此,也并非所有项目的运动员都因此而受益匪浅,他们的收入水平直接取决于项目的职业化和市场化的程度。这也就意味着仍然有接近1/3的奥运比赛项目的运动员需要依靠国家和私人基金的拨款来完成训练和参赛,而他们的收入形式也以全职工作的薪水存在。

       据美国奥委会统计,美国各个田径项目中排名国内前十的运动员中,只有不到20%的运动员能保证通过比赛得到每年超过5万美元的收入,但却有15%的人收入低于15000美元,这取决于他们所从事的不同运动项目——马拉松和短跑可能赚得比较多,而投掷类项目显然就会逊色很多。最顶级的铁人三项运动员,例如克里希-威林顿(Chrissie Wellington)每年收入可以超过100万美元,但排名低于他5-10位的人也许收入不到五位数。

       自从2002年以来,为了延续冷门项目中运动员的奥运梦想,由美国冬奥金牌选手罗斯-普沃斯(Ross Powers)命名的非盈利组织基金会总共为超过129名选手提供了超过43万美元的资金支持,并直接帮助了其中的12名完成了奥运参赛。

       但即便如此,完成了进入体育运动最高殿堂梦想的职业运动员们仍然需要在退役后为自己找到一份薪水足够的工作。这其中,竞技水平出色的一部分运动员自然不用担心,他们可以在相关行业体制内利用过往的经历轻松谋生,例如退役后成为职业教练、青年队教练、电视评论员或是相关行业产业链上的资深专家,但对其他人来说,谋生也许就意味着必须告别过去十多年的运动员生涯。铁人三项运动员格温-约根森(Gwen Jorgensen)为美国带来了首枚女子铁人三项的奥运金牌,退役后她成为了安永会计事务所的审计师。现代五项的博希尔(Dennis Bowsher)成为了一名美利坚的职业军人,其他的运动员的选择还有成为模特儿、演员、健康专家、电脑工程师、厨师、水管工、餐馆侍应生和老师等等。

阿里体育特约撰稿人 玉琳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更多